当前位置:首页 >> 中青论坛 >> 第四届中青学术论坛观点集萃(一)

第四届中青学术论坛观点集萃(一)

发表日期:2013-11-14 作者: 编辑: 出处:



倪邦文(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党委书记、研究员):增强思想引导的有效性 ——以马克思主义在青年中的传播为例

思想引导特别是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是青年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创新。我们要牢牢把握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要求,始终坚持正确的工作导向。对党的理论的阐释,要准确理解、把握本义,同时要在此基础上运用青年习惯的逻辑和语言进行“翻译”和转化。要做好这项工作,我们应重点把握好以下几方面问题:第一,内容层面,把引导青年坚定理想信念同树立健康、积极、向上的人生观、价值观结合起来,把改革开放成就教育同国情教育结合起来。第二,对象层面,统筹做好各领域特别是新兴领域青年群体思想引导工作。第三,方法层面,牢牢把握增强针对性、适用性、普遍性这一引导青年工作的根本要求,把探索丰富路径载体同坚持面对面交流这一基本的引导方式结合起来,把解决青年思想问题和解决青年实际问题结合起来。

单光鼐(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青年研究》主编):关注群体事件中的青年“问题”

最近两年,年轻人迅速地由“短信一代”成长起来,草根社会的“信息中下阶层”也逐渐向“信息中上阶层”演进。他们娴熟地掌握且使用更新的社会性软件,如微博、微信、社会交友网站,图片、视频存储和分享等等,群体性事件的形态也由此出现了提升和更新,在事件生成过程中形成了“阶层-技术-运动”形态契合匹配的格局。

2008年后,全球经济不景气导致青年民生问题 与社会结构性矛盾空前凸显,多种青年社会思潮活跃,同乡会、宗族组织等被利用为族群动员的工具。而由身份不一致导致产生的相对剥夺感“在促成反文化的过程中具有显著意义”,“受过良好教育而又手中无权、袋中少钱的人往往倾向于自由或激进。”具有相同生命历程背景,在相同时代氛围中成长,经历相同历史事件的冲击的青年容易养成相似的世界观,有助于群体形成“社会运动”的集体认同。而引发集体性抗议的最起码条件则正是“群体内生成了有关集体性压制的共享情感和反抗这一压制的共同目标。”

风笑天(南京大学社会学系特聘教授):大学生就业研究的现状与思考

2000年以来的十多年中,对大学生就业/择业问题的研究不成比例地高于对青年就业/择业问题的研究,同时也显著高于前二十年的大学生就业研究。经过研究发现,当前大学生就业研究在研究对象的特征及其可能的局限,研究工具的借鉴与研究结果的累积性,多次调查中样本的结构与调查结果的可比性以及调查的样本规模与实际统计分析用到的样本规模等方面存在问题。笔者建议,要更好地完成大学生就业研究,应做到以下几点:第一,积极设计和开展对已经就业一段时期的大学毕业生的调查研究;其次,在对大学生择业问题进行经验研究时,做好文献回顾工作;第三,在研究设计上,除了采取现有的各种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大量横剖调查外,还应该像现有研究中一些课题组那样进行多次的、纵贯性质的调查,甚至是进行研究设计更为严格的(当然实施起来也是更为困难的)追踪调查;最后,在兼顾到调查对象覆盖范围的前提下,尽可能努力提高样本的规模和保证调查的有效回收率。

邹泓(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青少年情绪智力的发展与社会适应

情绪智力高的青少年更受欢迎,拥有更高质量的同学关系和师生关系,因此,学习成绩也更好。情绪智力高的个体的积极情绪更多,也更能够敏锐地觉察和理解他人情绪,因而会在组织中表现出更好的谈判能力和决策组织能力。情绪智力高的个体体验到的情感孤独和人际孤独都要显著地低于情绪智力低的个体。情绪智力高的个体的自尊水平也更高,抑郁、焦虑水平更低,对压力的应对能力更好;情绪智力高的个体在人际交往的不同阶段所使用的积极交往策略(主动发起交往、产生人际冲突时进行理性的沟通协调、维持交往阶段主动沟通)都要显著地高于情绪智力低的个体。如何培养青少年的情绪智力?教育部门应重视对个体情绪能力的培养,将情绪智力提高到与认知智力同等重要的地位;关注学生的情绪问题,重视学生情绪能力的培养,将其渗透到日常教学教育活动中;父母应处理好自身情绪问题,榜样示范,营造温馨和谐的家庭环境;掌握相关的情绪知识和情绪调节策略,更好地适应社会。

张小劲(清华大学政治学系主任、教授):青年的政治认知与政治参与

青少年的政治参与状况,不仅体现着特定年龄群体在特定时期内完成政治社会化的基本特点,而且还预示着同一年龄群体在未来年代里的政治参与状况,因此尤其值得关注。

在后革命时代,学校教育已经成为政治社会化的关键环节,有着各种媒介甚至包括网络,所无法取代的作用。在目前的体制下,政治知识的习得和政治经验的获取均受到特定的约束,遵循着特定的指向,进而造成了学校环境内青少年政治社会化的特性。由此而形塑的政治参与,尽管较之更高年龄组的其他世代,有着更高程度的参与意愿和实际参与,但其基本特点仍未发生重大的变化。相反,由于知识和经验的积累缺乏特定的内容和维度,反而会造成青少年的政治参与发生指向性的变异。

佘双好(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研究所所长、教授):改革开放30年来青年研究方法的发展

笔者以1983-2012年30年间《青年研究》发表的2669篇文章为例,发现青年研究方法呈现逐渐从传统研究向实证研究再到整合研究的发展趋势;从内容研究到形式研究再到特定研究的发展势;从定性研究到量化研究和质性研究向混合研究的发展趋势;从理论建构到实证研究再到行动研究的发展趋势;从个人洞见到学科构建到元研究的发展趋势。未来,应加强青年研究的方法论意识,强调科学研究基本规范;加强青年研究哲学构建,提升青年研究的学理基础;加强青年研究基础理论研究,增强青年研究学科基础。

段成荣(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教授 ):流动儿童生存与发展面临的问题与对策

流动儿童生存与发展面临以下五方面问题:第一,流动儿童仍然不被整个社会,尤其是留住地社会、留住地政府所接纳,他们仍然还被当成外来者,被寄希望于返乡。第二,流动儿童尚属信息盲点;第三,义务教育“两为主”政策落实差距还很大;第四,流动儿童的学前教育基本为空白;第五,异地高考问题严重。笔者认为,流动人口下一步会有越来越大幅度的增长,所以一定要给予更多的关注。

吴鲁平(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少年工作系主任、教授):社会互构论视野下的大学生政治社会化

大学生政治社会化的实质是多元主体相互建构的型塑。不仅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相互建构,政府、政党、学校、家庭、媒体、网络、社团、同辈群体等都在互动影响。笔者通过调查发现,中学时代政治教育(知识和活动)的影响大于大学时代的政治教育的影响,专业课老师的影响大于“两课”老师的影响。大学生政治社会化的价值目标是培育具有主体性的现代公民。在社会转型与全球化的多重交织下,大学生政治化出现了传统性与现代性政治认同相互交织,“爱国”与“爱世界”对立与兼容并存的现象。

以国庆六十周年庆典为例,对于进入仪式状态的大学生来说,他们与政治社会化机构之间形成了正向谐变的关系,原因在于原有的政治认知图式会助推着他们去选择仪式中政治性、中心性、肯定性的信息进行建构性的理解。那些未进入仪式状态的大学生来说,他们与政治社会化机构之间则形成了逆向冲突的关系,因为在原政治认知图式的作用下他们会主动屏蔽掉政治系统输出的政治性、中心性和肯定性信息,而去注意政治系统无意间表现出来的非政治性、去中心性和否定性的信息,并作解构性的理解。

位读者读过此文